新塘同城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29|回复: 0

路_19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5
发表于 2021-9-5 11:49: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ml模版路
  这少年正在走路,笔直的路,金霏读书阁,笔直的腰。
  
  晶莹的汗珠正在烈日下闪着光,顺着宽宽的额头流下,有一些被他那不长的睫毛挡下,剩下的则滾入了他微微泛红的眼眶。可他并没有伸手去擦,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依旧缓缓的走着。
  
  这条路他父亲已走了二十年,七千三百天。一天两次,早上五点去一次,晚上八点回一次,风雨无阻。不为别的,只为了能将自家祖传的芝麻酥多卖一些,勤奋老实的父亲就像其他千万个普通的父亲一样,为了能让自己的子女平平安安的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便毫无怨言的将自己大半的生命精血耗在了某一条单调而又幸苦的路上。
  
  所以他并不想在第一次走的时候就因为多流了几滴汗水而退却,他知道自己脚下踩的每一寸土地都是经过父亲的汗水滋润过的!
  
  父亲天生脚跛,骑不惯三轮车,孔子读书阁,他喜欢扁担的两头均匀的压在肩膀的肌肉上,树海读书阁,那种脚踏实地的感觉,精彩读书阁。虽然走的比别人慢些,爱看读书阁,但心里踏实,久而久之,这条路便被他那滑稽的脚步踏的平坦光滑,再也生不出半株杂草来。
  
  母亲生他的时候难产,父亲执意保大不保小,理由是孩子没了可以再生,老婆这辈子就只准备找一个。母亲笑了,孔子读书阁微微翘起的嘴角洋溢着幸福,她喜欢父亲的敦厚老实,说话直接从不转弯抹角,但他毕竟还是理解不了母爱的伟大。孩子的生命本就是母亲赐予的,谁活不都是一样,女人该有的她都有了,只是可怜了这孩子,眼睛还没睁开就要永远的闭上了。母亲实在不忍,毅然的将自己的生命之火传给了他。后来有一次听醉酒的父亲说,母亲是天底下最贤惠的女人,事事都依着他,那一次是她唯一的一次依着自己的性子做决定,他从未怪过她。
  
  小时候,树海读书阁,他不止一次的要求跟着父亲后面走一回,沉默寡言的他完全随了父亲的性格,不愿意用语言去表达对父亲的感激,他真正的目的,只是想接过压在父亲肩上部分的芝麻酥,让他的背不要驼的那么快。有一次,他牛脾气上来了,华闻读书阁,顶着牛角非要接过父亲的担子,父亲一下子急了,扇他一记重重的耳光,怒骂道: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看着他委屈的泪水,父亲就想起了母亲,顿时焉了不少,语重心长的告诉他:只要你好好读书,考个好大学,将来有出息了,要陪我走有的是机会,现在不努力,将来就会像我一样,一走就是一辈子。
  
  他懂得父亲的良苦用心,于是再也没有要求父亲将肩上的担子分给他些许,只是以父亲的方式去报孔子读书阁答他。皇天不负有心人,他终于如愿以偿的考上了理想中的名牌大学。可就在接到录取通知书这一天,却传来了父亲病危的噩耗,这位铁铮铮的汉子竟在自己走了二十年的路上,被肩上那条陪了他半辈子的老扁担一下子压垮,竟再也没有爬起。
  
  满怀悲痛的他实在不解,铭华读书阁,这一条路究竟有着怎样的魔力,竟能将父亲那大山一般的身躯给彻底拖垮。所以他要亲自的走一次,这条父亲走了二十多年的路。
  
  以前,他虽然没有真正的走过,但却看父亲走了无数次,自己也在梦中走了无数次。父亲走的似乎永远都是插满桂树的那一侧,灰褐色的树干从棕黄色的土堆边缘延伸出来,翠如新柳的枝条也在和煦的秋风中欢喜的招展着,惹得一个个白如棉芽的桂花笑的生出香儿来,迎风扑鼻,伴着父亲飘了二十年,陶冶了他那仅有的一丝情操。
  
  现孔子读书阁在,桂香还是有的,从过往的车辆掀起的呛鼻的尾尘中穿过来,再附着一股子酸臭的汗味,金霏读书阁,只轻轻的吸上一口,便灭了他淡袅雅香的梦。原本他依着对面清晰可见的高楼断定这条路最多只需一刻钟便可走完的,可是现在他至少已走了半个多钟,抬头一瞥,竟还有一大截已铺好了静候着他,冷不丁的一低头,汗水早已顺着下巴滴下,从黄里透着黑的颈部淌过,再慢慢的渗入皮肤,融入了淋漓的血液,流向了红的发烫的心脏。他不由得心里一酸,几滴冷汗又化成了在眼眶打转的热泪。
  
  但他还是没有伸手去擦,甚至连头都没有甩一下,只喃喃的说了句:“这就是生活么?”
  
  远远的望过去,从憧憬中看生活,它总是美好的。就像隔着一层纱去看如花的脸,是那么的绝美,妖娆而又不失神韵。就算你掀开纱去看,这张脸与刚才的也并没有太多的不同,也只不过长满了麻子而已。
  
  父亲去世的那天晚上,他躲在一个月亮看不见的角落,毅然的将那张早已被泪水浸湿的通知书撕得一地。
  
  第二天,他不顾三亲六戚的强烈反对,用父亲毕生的积蓄开了一家糕点店。
  
  二十年后,他的生活也并没有像传奇故事中的主角那般的精彩,他只是将自己的糕点分店开到了第五家而已。
  
  期间他经历了两次破产,其中的艰辛与苦难自是不言而喻,让人惊奇的是,每一次他都能用一根黄里泛红的旧扁担东山再起。那一条路也被人间间断断的滾上了沥青,铺上了水泥,一旁矮小的桂树也应着盖起的高楼换成了枝繁叶茂的龙柏。
  
  每每酒酣之处,总有朋友会问他:&ldquo,树海读书阁;你当初为什么不选择上大学?”
  
  “因为这就是生活。”他眯着早已被酒精涨红的眼说。
  
  这是真的!
相关的主题文章:

  
   [/url]
  
   [url=http://39.98.110.214/home.php?mod=space&uid=139786]

  
   梁山伯与林黛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新塘同城网 ( 粤ICP备19038680号-1 )

GMT+8, 2022-1-25 04:15 , Processed in 0.18685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